焦作市环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 00166-889605
邮箱:service@wqwgb.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罗永浩:无论如何,你还是要把你最好的给这个世界

字号:
摘要:罗永浩:无论如何,你还是要把你最好的给这个世界

界面关于开源软件 OpenSSL 的报道《隐形战友》引发了强烈的反响与回应,2 月 6 日,界面刊登了霍炬先生的质疑文章《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隐形战友——开源软件和 OpenSSL 的真实故事》。今天,《隐形战友》中提及的锤子科技 CEO 罗永浩先生也对此做出回应。

文/罗永浩

“即使你把你最好的都给了这个世界,可能还是远远不够...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把你最好的给这个世界"

界面的文章“隐形战友” 是这些年来罕见的一篇打动我的新闻报道,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幸成为了 OpenSSL 的“战友”和这篇文章的最佳配角,而是因为这篇文章写得有血有肉、有理有据,并且带有分寸感良好的温度。在此之前,虽然我们已经捐助了 OpenSSL,并且也知道 OpenSSL 牛x,但不知道他们这么牛x。

这篇文章在网上发表后,我的老冤家、网红程序员霍炬很快写了一篇题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隐形战友——开源软件和 OpenSSL 的真实故事”的文章。

霍炬在文中说,“界面这篇文章极力制造普通互联网用户对于 OpenSSL 的愧疚感,指责普通用户从来没付钱给他们,这是一种道德绑架”,还说他在文中看到了“一个中国小公司救了全世界互联网用户。”

虽然我对霍炬的理解能力一直不信任,但为了做一个负责的回应,还是忍不住把界面的“隐形战友”仔细重读了一遍,当然,我没有看到指责,也没有看到道德绑架,更谈不上“一个中国小公司救了全世界互联网用户。”

我在文章中只看到这样几个事实:

  1. 人类的互联网安全很大程度上受惠于 OpenSSL 的开源代码(OpenSSL 是目前全球用户最多的网络安全开源软件);
  2. 这种开源行为的背后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的默默奉献,尽管资金上的压力使得这个团队处境艰难(他们都是放弃了更优厚的薪酬转到这里来从事开源工作的),但他们还是为此工作了十五年,并打算继续工作下去;
  3.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普通人,对此一无所知。

如果一篇新闻报道指出了上述客观事实,就是对普通人的指责和道德绑架,那我无话可说。

跟过去一样,霍炬的烂文章写得太长并且太“专业”了(愚蠢的观点被掺杂在大量的背景知识和干货信息当中),以至于他糟糕透顶的逻辑被隐藏得很深,为了减少时间上的浪费,我把他的文章和观点用普通人容易读懂的方式简洁地翻译一下:

1. 开源是一种商业模式

虽然我用你的开源软件没有付过任何费用,你也没有推送给我任何广告,但只要用了你的免费软件,我就已经为你做出了贡献,因为你获得了市场份额啊。(这段其实是 @破破的桥 老师翻译的,我觉得我很难把霍炬的流氓逻辑翻译得更生动,所以直接引用了)

2. 为什么 OpenSSL 之前只能收到很少捐款?

因为他们没搞募捐(事实是 OpenSSL 的网站上常年放着募捐公告),我霍炬认为,他们只要发一份筹款通知邮件,“各大企业的钱就可以立刻到手”,但他们一直傻x似的忍着不发通知,坚持让自己穷得要命,后来有一家中国小企业捐了 100 万人民币时还吓了一跳。虽然他们免费写出了全世界三分之二的网站都在使用的开源软件,但他们不会写邮件。

3. OpenSSL 的问题和未来

虽然在过去的十五年里,OpenSSL 一直都是义务为这个世界的网络安全做贡献,并事实上成为了被免费使用最多的软件,但它义务得不够好,不够帅,不够漂亮,不够牛x,所以我霍炬不赞成捐款资助它,更不赞成媒体正面报道它而不是报道其他类似的软件,总之,它迟早会被更帅的干死。

4. 谁是真正的人类隐私捍卫者?——电子前线基金会的故事

虽然界面的文章并没有说 OpenSSL 是人类隐私的唯一捍卫者,虽然 OpenSSL 已用于全球三分之二的网站的隐私安全,但我霍炬还是要说,OpenSSL 不是人类隐私的捍卫者,为啥呢?因为有一家更牛x的。

5. 媒体的责任

媒体遇到好人好事时,不能随便报道,要不然这个好人好事被关注的程度可能会超过另一个更牛x的好人好事,那就麻烦了。

而且报道好人好事的时候,你们也要考虑一下观点相反的平? 意见,比如你们问过那几个火灾现场被救出的群众是不是刚好想被这几位消防队员救助吗?万一他们是想被另外几个手脚更麻利的消防队员救助,那这几个消防队员不就是活儿不好又抢风头吗?另外,整篇报道除了说消防队员救了人,群众得了救,连一个观点相反的平? 意见都没有,完全是单方面的观点阐述,这也违背了平? 报道准则。

虽然过去除了专业领域里的人,没谁关注 OpenSSL 这类的开源项目,但媒体一旦报道了 OpenSSL,就会使得类似的其他项目缺少关注......你先别管我这逻辑傻x不傻x,反正......对了,我叫霍炬。

......

请原谅我没法严肃地回应霍炬的文章,理解能力正常的人,看到霍炬文中的下面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应该知道这是一个脑子多么混乱的人:“好笑的是,当年罗永浩对战王自如的时候,罗粉说王自如的公司是雷军投资的,所以王自如一定是倾向小米的。而今天,界面,这个小米参与投资的媒体,登了一篇锤子的软文。这两者之间对比,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霍炬的人生的最大问题其实一直都是智力问题,但他以自己的智力,(合情合理地)很难看清这一点,所以他总是试图在其他方面寻找答案,最后搞得朋友和敌人都疲惫不堪......我必须说,在我见过的笨人里,霍炬是最勤奋的,这着实有点让人难过。


继锤子科技捐出的 200 万元人民币之后,我稍后将捐出我的新书的全部版税给 OpenSSL。当然,如果有必要,以后我们也可能会资助更多的类似机构,并不局限于 OpenSSL,也欢迎科技界特别是熟悉开源领域的朋友们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给我们。锤子科技起步时严重受益于 CM 团队的开源代码,所以从那时起,我们就决定把锤子科技做成一家对开源世界懂得感恩、知道回报的一家“正常的”商业公司。

为了公司的声誉,我不得不强调:“隐形战友”不是软文,我们做企业,从没有跟媒体买过一篇软文。“在妓女的眼中,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女人是不卖的,她们听到一个女人不卖的传闻时,对此能理解的上限就是,‘是不是价格谈不拢啊?’”

再次感谢界面的好文章,因为我的老相好犯病,连累了你们这家新创业的媒体,很是过意不去。

界面的文章发表后,也有不少人指责我们说,“某某机构比 OpenSSL 还要穷,你们他妈的怎么不管管他们啊?!”这些人的脑子和质问我们为什么不捐助国内机构的人差不多(其实我和我的朋友们也做过很多捐助国内公益事业的事,只是大部分没有弄得像汶川赈灾那次那么有名而已),我就不一一答复了。说到这类话题,我再顺便讲一件事,我觉得它很能说明我们做公益的心态。有一次在聚会上,大家说起维基百科募捐的事,几个没捐过维基百科的朋友骂我们这几个给维基百科捐过款的朋友,“傻x你们知不知道维基百科的基金会其实特有钱?他们比你们富多了!”我说,“傻x,那我特希望他们过得比现在更好。”

以我从事公益事业的经验,以及和从事公益者们交流的经验,做公益时心理上比较难捱的部分,常常是做了好事后还要受到无端的指责和侮辱,所以我非常理解史蒂夫·马奎斯有时候会实在忍不住骂人。


最后,我想用特蕾莎修女写在加尔各答孤儿院上的几句诗和 OpenSSL 共勉:

如果你友善,人们可能会说你自私自利,动机不良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友善

如果你诚实坦率,人们可能会欺骗你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诚实坦率

你多年建造的东西,可能被人一夜之间摧毁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去建造

你今天做的善事,明天就会被人们忘记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做善事

即使你把你最好的都给了这个世界,可能还是远远不够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把你最好的给这个世界


对了,那首诗中还有这么一句:

“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没有逻辑和自我中心的

无论如何,你要原谅他们”

嗯,我尽量。